普安山康复驿站变身国医堂:11对中医师徒12日起坐诊

3月12日下午3时,阳光洒进江夏普安山康复驿站康复三区的专家门诊室。“来,您靠近我一点,让我看看您的舌头……您的右腿这个地方是不是平常就不舒服?”

患者张婆婆连连点头称是。她很惊讶的是,对面的王育勤大夫通过舌诊,就把她的症状先描述出来,而且连具体部位都指了出来。叹服的人不光是张婆婆,还有一边忙着在电脑上记医嘱的王大夫新徒弟胡雯。

12日,国家中医医疗队知名专家们首次进康复驿站坐诊。这也是河南中医院名医堂的王育勤大夫第一次携徒弟走进康复驿站。江夏方舱医院休舱后,普安山康复驿站变成了国内中医大咖云集的国医堂。

火线收徒弟 中医重传承

“她给病人望舌,根据舌体异样部位,可以说出症状,精确到部位。”胡雯说,她第一次跟师父出诊,一下午被师父的舌诊功夫惊着了,“面对错综复杂的病症,我师父不被表象所迷惑,准确诊断。而且她开药也很严格很精准,不允许多一味,也不允许少一味。开药真的是恰到好处。”

胡雯今年30岁,毕业于湖北中医药大学,目前是江夏区中医院呼吸内科的住院医师。3月12日其实是胡雯第二次见到师父王育勤。第一次是3月9日的拜师仪式上。

3月9日上午,江夏区中医院的11名年轻医生,分别向11位中医专家现场拜师,结对成为师徒。

提到胡雯,王育勤乐呵呵地说,火线收徒弟,是她平生头一回。

王育勤 胡雯师徒俩进病区前接受采访 陈远丁摄

“我们5省市中医名家收徒弟的目的,是针对新冠肺炎患者愈后的康复治疗。”新冠肺炎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、江夏方舱医院院长刘清泉在3月10日对人民网记者说:“我们在武汉的这段时间里,带着徒弟对出院病人进行康复治疗研究。徒弟跟老师去查房、去临诊,同时搜集一定数量的复杂病、疑难病、重症,去跟师父请教。等我们离开武汉了,他们就接过了继续康复治疗的重担。”

“这就是我们国家中医医疗队目前最大的工作。”刘清泉指出,“我们这些专家在临近休舱时有一个强烈愿望,就是想为江夏区中医院、为武汉的中医药事业发展留下点什么。而中医的师徒结对,就是一种很好的传承。”

据刘清泉介绍,3月10日,方舱医院的阶段性使命结束后,专家们并未休整,而是投入康复治疗的新使命中。他本人将于3月18日坐诊普安山康复驿站。

从2月14日“开舱”到3月10日“休舱”,来自天津、江苏、河南、湖南、陕西5省市三甲医院的360名中医专家整建制接管江夏方舱医院,共平稳运行了26天,累计收治轻症新冠肺炎患者564人、治愈出院392人,部分转至省妇幼光谷院区,无一例转为重症。

治病更治心 身心病同治

“患者老说心慌,其实我也经历过。我会现身说法,帮助他们缓解紧张焦虑的情绪,也把自己通过中药汤剂调理,最终化解了盗汗、心慌等症状的成功经验分享给他们。”胡雯说。

原来,胡雯曾是一名新冠肺炎患者。1月,她在工作中不幸被感染,所幸是轻症,2月3日出院。在家里隔离了14天以后,经过两次CT和核酸检测,结果都是正常的。她于2月20日返回战疫一线,并且参加了献血,是全国第一批捐献康复者血浆的医务志愿者。她认为,不管在江夏区中医院,还是在康复驿站,她的经历会帮到患者。

“记得很多患者刚进方舱医院时,内心恐惧、焦虑、失眠、茫然无措,寝食难安。原来,很多患者的家人也被感染,却分住不同地方。包括他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康复驿站,时时刻刻都在牵挂与担忧。”王育勤说,“他们必须休息好,吃好,才能尽快恢复体能,才有抵抗力。我们采用了中医综合治疗的手段。除了汤剂,我们还用如穴位按摩、经络拍打、打太极拳八段锦等等调整病人身心。通过医护人员的治疗护理、心理安慰,让他们逐渐开朗起来。”

“对一个病人,我们不但要治他的病,更要疗他的心。”刘清泉10日说,“中医采用多种身心同治的疗法。对于轻症患者,调整心态至关重要。好心情,有利于病人康复。”

“治病,一是治身体的病,二是治心理的病,三是形成一种良好、卫生的生活习惯。”刘清泉说,“我们最终是要教会民众养成良好的、卫生的生活习惯,推动整个社会卫生水平提升。这场疫情给我们的代价太大了,一定要从中吸取教训。”

12日,河南中医院郑福增副院长给患者号脉。金雨蒙摄

12日,王育勤大夫看患者CT片。金雨蒙摄

一人一药方 一师一传承

3月4日,按照市区防控指挥部的统一部署,江夏普安山方舱医院更名为康复驿站。功能也由接收新冠肺炎轻症患者就地转变为接收治愈的康复隔离者。目前,普安山康复驿站一共197个人,其中94个人是从江夏方舱医院转过来的。

12日下午,和风旭日,树绿天蓝,普安山康复驿站里一片欢腾。在康复病区的空地上,出院患者有的打羽毛球,有的边刷剧边晒太阳,有的在角落看书,各自安好。

普安山康复驿站康复病友人在打羽毛球。金雨蒙 摄

“我想让专家再帮忙看看。如果合格了,我还有一周就可以出院了。”患者黄某很开心地说。此刻,和他一起排队的队伍已有数十米。黄某身上挂着一个香囊,记者问他这是谁送的,“江苏医疗队,在大花山方舱医院的时候送我的。还有一个药囊。”

专家门诊在康复三病区的尽头。记者走进去,发现这个康复驿站与方舱医院内的设置类似,每位康友一个床位。每个床位,都有一个插座、一个呼叫器。每四张床位有一个电视机。相关日用品俱全,驿站内外都布置了绿植和鲜花。还配置有图书阅览室、洗手间和淋浴房。

负责驿站医疗工作的江夏大桥医院的韩医生介绍,每天驿站会开展颈椎操、康复操、太极拳、广场舞等运动和活动。从12日至18日,每天有2名中医专家,带着徒弟坐诊巡诊康复病友,做到一人一方。而江夏区中医医院负责按方煎药,给康复病友们服用。

“我觉得中医真是博大精深。我师父(王育勤)那个功底肯定是多年的积累、学习而来。我真的很荣幸,有这么一个大师级的师父。”胡雯12日晚对记者表示,“病人来后,她会从病人最开始的症状问起,包括你什么时候住的院、住院做了什么、CT与核酸做了多少次、结果是怎么样……她会追踪整个过程,通过综合整体来给病人看病。仅一个下午,我佩服得五体投地。”

王育勤也表示,即便疫情结束后,这种师徒传承还会继续。徒弟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请教,包括远程会诊,以及读研究生、进修等等。

徒弟在师父防护服上写下“河南亲人” 陈远丁摄

(责编:杨光宇、曹昆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kualitasgreenworld.com